下载安装旧版草莓视频

施泽其千回百转、含蓄隐晦地才说了一半,方晟便悟出他的来意,笑笑道:

“泽其跟卓强熟不熟啊?同在省城想必偶有接触吧。”

被点破心事,施泽其老脸一红,暗自庆幸近三年来尽管如方晟所说确实与卓强“偶有接触”——喝过几顿酒,印象里好像也应邀打过高尔夫,小恩小惠诸如高档烟酒、名贵茶叶等等通过秘书或司机也“坦然受之”,但仅此而已,很侥幸地守住了底线,即从没收过卓强送的现金或黄金珠宝。

当然守得住也是有原因的。一是卓强那边并不是非常勉强,送了两次都退回去后便没了动静,其实施泽其脑里的念头是如果再送也就“盛情难却”了,偏偏人家没再“盛情”,真是自作多情;二是从管辖范围来讲,施泽其所处的位置对卓强帮助很有限,基本上省城两位副市长——一是主管文物古玩的金雨奇、一是缪同春的前任,足以摆平晋西造假集团所遇的麻烦。再往上卓强宁可在层次更高的省领导身上大把砸钱,施泽其这边意思意思就行了。

“向方申长汇报,卓强是省城乃至晋西首屈一指的大古玩商,生意做得很大,的确平时有过接触,但丝毫不会影响省厅立案查他!**这条线没有熟人就不好意思下手的道理,只要违法犯罪,说翻脸就翻脸毫无商量余地!”

施泽其自我表白道。

没进申委常委的副申长,在申长面前通常都很没底气,有时地位甚至不如省直实权部门副省级领导。

方晟思忖有顷,道:“以我个人理解,直华书记要求省厅立案至少有两层意思,一是彻查卓强为首的晋西造假集团犯罪事实,包括协助市局查处那桩刑事案;二是金雨奇所说的‘更上面的保护伞’到底涉及到哪些人?事实上这才是重点!咱俩都是正府班子成员,有话直说——第二点实际上关系到日后京都或申委是否对你泽其同志问责!”

“啊!请方申长指点!”施泽其惊问道。

“金雨奇移交到省纪委后,那边焉会不查保护伞之源?根据重大线索溯根追源本来就是纪委系统的拿手好戏嘛。所以说直华书记采取的是双保险双管齐下策略,要是省纪委那边查到头绪,而你泽其的专案组一无所获,不就有问题了吗?”

“哦——”

官至正厅施泽其也不是呆子,早在沈直华下达指示时脑中已经转了几百个来回,方晟所说的自然也是其中一个可能性。

花季少女清新写真青春正好活力十足

也可能沈直华并不是这么想,但方晟坦诚“个人理解”,释发的信号只有一个:必须查清申委高层当中哪些人充当了保护伞!

这就是省级层面领导之间谈话的常见方式,提问和回答都透着艺术,不会直白地表达意思,彼此却都心知肚明。

接下来几天方晟浑然把铲除造假产业链工作以及金雨奇的事忘了,以一天六七个恳谈会、协调会、签约会的节奏投入省经济面启动的激情模式之中:

董建辉上任后在金融领域牢牢把握“一上一下”两个层面工作,上面与京都银保监、京都各总行协商,拿到总规模为800亿的贷款授信,为方晟的宏图大志攒足弹药;下面给各银行省市两级下达增长指标和必达数,凡不能完成量化考核的省正府将建议换***!

此外董建辉还对银团贷款管理、贷款审查审批流程、抵质押手续等做了大刀阔斧的优化与完善。

牧雨秋策划和发动的庞大投资团从四面八方涌入晋西,赵尧尧那边的资金透过安管道也汇了近200个亿。按历史经验和前期策略,今年主打项目还是以省城为中心,等到方晟所承诺的投资环境逐步改善后再辐射到周边市区。

商业投资布局就按方晟空降伊始提出的思路,六箭齐发:

一是新材料产业投资,包括高端碳纤维项目、生物基新材料、特种金属材料,展开与高校和科研机构联姻方式,形成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良性运营的商业体系;

二是现代医药和大健康产业投资,包括抗生素类化学原料药、人源三型胶原蛋白、经典中成药等竞争力强的产品;

三是精加工、高科研发的煤化工产业和煤制气产业投资,以晋西“能源之长”被沿海省份“资源之短”,实现跨区域经济互补和商贸合作;

四是参与油气长输管道网的互联互通建设投资,主要方向还是“一路向东”;

五是围绕‘网、智、数、器、芯’打造数学产业,建设云计算中心、电子信息科技产业,利用晋西地价便宜运营成本低廉和京都人才技术优势做横向联动,说服驻扎在京都的高精尖产业过来开分公司、技术基地;

六是打造现代物流特别是智慧物流,逐步建立起晋西国家物流枢纽,积极培育电子商务加快城乡冷链物流建设。

就这样粗粗一估起码有几百个大项目大工程,赵尧尧的200个亿很快瓜分一空,牧雨秋等筹集的上百亿也不够,银行贷款眨眼投放下去三四百亿,行长们腿都有点发软。

凌空出世的省大投入大建设令得明月也惊出一身冷汗:方晟没吓唬自己,若非事先得到提醒春节前省城就开始动手,如今必将被他发动的滚滚投资浪潮碾得毫无反手之力!

要知道省正府主导投资与省城主动投资是两个概念,数据统计、报表分析等也都分开计算,省城只能占经济推动发展的光,明月为首的***没有半分钱好处。

与此同时沈直华也没闲着,去年奔走京都争取来的高铁、高速公路项目开始破土动工,航空口岸开放、国际陆港和海关特殊监管区等项目也在推行之中。

一时间省城从里到外到处机器轰鸣、尘土飞扬,路面被挖的挖掀的掀,大片房屋店铺拆迁,街道封路,河流断航,田地被征用,整个城市成为一个大工地。

老百姓怨声载道,市长热线申长热线每天都被打爆,各种冷嘲热讽、各种挖苦调侃占据主流媒体和门户网站,晋西城再度成为内地舆论焦点。

在此问题上,沈直华和方晟保持高度一致,利用大会小会、媒体采访、新闻报道反复强调:

晋西城大工地的确短期内给老百姓工作生活带来不便,但这是补课,是弥补过去城建和经济发展动力不足的短板,大家一起坚持,坚持过去就会迎来晋西城的艳阳天!

沸沸扬扬的负面报道甚至惊动京都,周五上午方晟特意赶到正务院以及***,当面向相关领导做情况说明。

领导们也就表示关注而已,匆匆忙忙二十分钟、半小时汇报能听多少情况?大拆大建是当前超常规跨跃式发展不可避免会遇到的矛盾,而晋西的问题又众所周知,因此听完说明都表示理解。

傍晚与白翎会合——如今她真是忙得连轴转,已连续二十多天没回白家大院,今晚又有两个重要会议,所以歉意地表示实在没工夫团聚。

忙的原因在于国际形势诡谲莫测,经济状况也每况愈下,动荡之中蕴藏重重危机,作为军方首当其冲感受到压力,相关准备正有条不紊进行之中。

此外白翎手里还负责7个专案组,包括刘首长专机失事案、蔡子松灭口案等等,由她亲自掌管本身就说明京都高层的重视程度,尤其专机失事案,刘首长隔三岔五就把她叫过来询问进展。

压力如山啊。

白翎能透露给方晟的只有蔡子松灭口案,实质只有他俩加鱼小婷知道蔡子松是自杀而非灭口。

白翎说从对蔡子松工作单位、家庭及外围调查来看,基本可以确定——很可能是毒杀叶韵之后防患于未然,他已将影子组织赋予权力移交给他人,而且移交完毕随即由资深职业清理专家做过清理,把蔡子松过去数十年所留的痕迹抹得干干净净。

白翎说蔡子松对燕慎及燕家没有做过多渗透,原因是多方面的:燕老身边就有极强的反特反谍高手;燕老主管的领域相当务虚,大多不涉及影子组织感兴趣的范围;或许也有燕慎为人义气对朋友毫无防备,反而让蔡子松不好意思下手等因素。但据私下了解,蔡子松曾单独约过樊伟、陈皎等人,他们——倒不是出于戒备,而是觉得跟知识分子打交道终究别扭,也没必要特意接近距离,当听说燕慎不参加也都婉言谢拒。

方晟联想到蔡子松也单独约过自己,可能也听说燕慎、陈皎等人都没空便婉拒,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。

白翎还说虽然没有证据,但她隐约怀疑蔡子松针对方晟还有更深的部署,这一点从影子组织对叶韵的重视便可看得出,宁可冒着暴露蔡子松13号身份也要毒杀灭口,就是不想坐实长期潜伏于方晟身边的阴谋。

“我已派人秘密排查小宝、小贝在大学里的导师、辅导员、学生会干部、同学等,防止影子组织从你的子女那边下手,当然,”白翎似笑非笑,“我所知道的只有小宝、小贝、楚楚、越越,两儿子我负责监管,两女儿由赵尧尧护着,如果还有别的,我就帮不上忙哟。”

方晟打太极,道:“当然没有——就算有,连你都不知道,影子组织到哪儿找?”心里暗惊,觉得有机会要提醒樊红雨加强对臻臻周边的甄别。

“哼!”

白翎对他滴水不漏的回答很不满意,愤愤拍了下方向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