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t3appmushroom

那里,是第一条双生脉所在的位置。

淬体期,打通的隐脉都是单独一条,而炼气期打通的隐脉却是双生脉。

双生脉打通之后,同原本几条隐脉相互连接,以丹田为中心,能更好的让灵气在体内形成更加巨大的循环。

人体隐脉打通得越多,力量越强,能储藏的灵气也自然更多。

这就是修真者修为提升的原理,人体容量大,力量自然就强!

体内灵气每一次撞击,张逸风脸色就要惨白几分。

修真者前期提升修为,同境界没有关系,只需要按部就班地打通体内隐脉就行,这一点武者根本没办法比。不然也不会有人卡在武狂人后期一辈子了。

不知道撞击了多少次,或者是千次,万次,十万次……

大约两个小时后,一声闷响从体内传来。

他的体内,多出了一条暗淡的双生脉。

那一瞬间,张逸风如沐春风。他感觉自己举手投足之间,都拥有恐怖的力量。

张逸风试着释放出灵气,下一刻,他身上像是燃烧起了灵气火焰,威严无比。

象韵洁露肩婚纱裙洁白天使唯美写真图片

他的灵气颜色略微带着一些金色,他身处金光之中,犹如人中霸王。

成功晋级炼气期!

此时,张逸风很想试一下御剑飞行术,但现在是白天,不宜太过高调,他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动。

很快,夜幕降临。

张逸风悄悄离开了南家,去到一处荒野。二话不说,他祭出了裂天之痕,随后他手捏剑诀,施展御剑术。

御剑术,也分为三六九等,强大的御剑术,速度是飞机的十倍百倍。

“去!”

裂天之痕在御剑术的操控之下,随着张逸风的指挥,在空中飞来飞去。

吼!

隐隐有兽吼从裂天之痕中传出,似乎是噬人-兽在兴奋大吼。噬人-兽虽然是凶兽,却无法飞行,裂天之痕在空中飞,等于它在空中飞,所以裂天之痕同张逸风一样兴奋。

裂天之痕在空中盘旋了数圈,随后朝着张逸风飞了回来。

在即将靠近张逸风的时候,张逸风高高跃起,落下的时候刚好落在巨大的剑身之上。

嗖!

耳旁,劲风呼啸。张逸风的身体在夜色中快速升高,他施展御剑术,似乎要摘取天上的月亮。

“爽!”

不知道飞了多高,张逸风终于放声大吼。

修炼到现在,终于有了点修真者的模样。今后華夏哪里他都可以去,还不用坐飞机浪费时间。

张逸风这一飞就是一个小时,体内灵气消耗得差不多了,他才重新降落在地上。他的修为还太弱,力飞行的话,最多坚持一个多小时。

当然,张逸风早就炼制好了回气丹,就算灵气枯竭也根本不用怕。

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,张逸风重新回到了南家。

一夜无眠,次日,整个昆龙山脉,所有武者都在谈论张逸风。

锻造大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被传得有声有色。

“这一次锻造大会出现了一位绝世妖孽!昆龙山脉任何天之骄子在他面前都会黯然失色。”

“这么牛逼?吹牛吧。”

“没有吹牛,此人不仅夺得锻造大会第一,而且你知道他锻造出来的是什么武器吗?”

“什么武器?难道是上品巅峰?”

“说出来吓死你,传说中的极品武器!”

“什么!”

……

“大新闻,大新闻,五百年来,昆龙山脉第二件极品武器问世。打造者是一位年仅二十一的锻造宗师!”

“什么,年仅二十一的锻造宗师?他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他叫张逸风,人如其名,俊逸如风。但你别急着惊讶,更惊艳的还在后面。这个张逸风乃是千年甚至万年难得一遇的妖孽,他的修为还相当于大师!”

“什么!”

短短一天的时间,整个昆龙山脉,所有武者都在讨论张逸风。

张逸风三个字,一时之间被神化了。昆龙山脉不少武者都后悔当时没有去观看这一届锻造大会。

当然,最为津津乐道的还是张逸风在锻造大会上说的那句话。

莫欺少年穷!

这一句话,让无数少男少女们信心爆棚,坚信自己虽然暂时平庸,未来却也是无法估量的。

所谓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

现在的张逸风,已经成为了所有年轻武者的偶像。年轻的女武者们,更是将张逸风当成了怀春对象,梦中的白马王子。

当然,随同张逸风一起火了的,还有罗紫怡。

罗紫怡是谁?罗生宫的少小姐。但她狗眼看人低,最初看不起张逸风,却没想到这次锻造大会第一就是当初她看不起的那个土包子。

张逸风同罗紫怡的故事,更是被口齿伶俐之人编成了故事,在小镇上,一连说了七天,讲得那是绘声绘色,眉飞色舞。

短短一天时间,张逸风火爆了整个昆龙山脉。可谓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他的故事,被当成了典范,不说流芳百世,传个几百年还是没问题的。

他的故事告诫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,高人一等的女人,莫欺少年穷,莫要狗眼看人低。也告诉所有有志青年,只要你肯努力,未来不可限量!

张逸风,成了武者圈子的正能量,不少门派长辈以他的故事来鞭挞晚辈修炼。

张逸风不经意间,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。

当然,张逸风虽然火了,但他却一点都不在意,上一世身为丹王的时候,绝对比现在还要风光。走到哪里,都有无数女人想要睡她。

不求长相厮守,只求曾经拥有。

但,他都不屑一顾!

……

南家。

张逸风回来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门,却还是有不少门派的门主来南家求见他。

张逸风虽然低调,却还是有人查到他住在南家。可惜,张逸风一个人都不见。哪怕是五星门派门主,他也丝毫不给面子。如今的他,不惧怕任何大师。

天下之大,能留下他的人,没有几个。

时间流逝,很快三天过去,觉圆依旧没有来找他。

张逸风正准备找个信号好的地方给觉圆打个电话,南馨忽然来到了院子。

“张大哥,门外有一位和尚要见你。说是你的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