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似于食色视频的app

黑明珠让部分手下换上了敌军仓库中一模一样的军装,在手臂上缠着一块白布作以辨认自己人,换上后从侧方绕过去,加入对方敌军中。

之后开始在敌军军中对对方开枪射击,对方大喊有敌军混入,接着就开始自相残杀自乱阵脚起来。

光是这一个小小的计谋,就让他们军溃散,乱成一锅粥,再也没有之前拼死的心,刚开始有大部分人往后退后时,他们的将领还能以靠在后面开枪镇得住,之后连将领也被开枪射击,将领自己也乱了,搞不懂到底哪个人是自己人,彻底乱成了一锅粥,拿着枪看到自己人照样开枪。

而后我们混在里面的人大喊败了败了快逃,这下可好,后面的人夺命逃,前面的人慌不择路看到缺口就奔出去,互相踩踏乱得不能再乱。

兵败如山倒,大势已去。

黑明珠不让他们有喘气的机会,派出己方一半的队伍从后面进行追赶收割。

这一仗,把敌人几乎彻底消灭,就连他们叫来帮忙的另外的几个小军阀集团,也被打了个光。

觉辛甘军阀集团若想再度卷土重来,除非有更大军阀集团的支持,否则不成气候了,而他们盘踞这边多年,亦和周边一些比较大的军阀集团有过相互攻伐,那些大军阀集团看到自己这个对手觉辛甘团伙覆灭,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还伸出援手。

不过也不能太过于肯定,必定他们之中有甘嘉瑜,秦豹等高人的存在,如若他们愿意出谋划策,让觉辛甘弟弟以低姿态去投靠别人那边,别人也许会出手相助也不一定。

在这一仗之后,清晨七点多钟,天刚大亮,我才上了岸,这个让我担忧了许多天的地方,我终于登岸了。

太阳从东边海面缓缓升起,这个地方地理位置真是得天独厚,一条大河从内陆延伸到这边的海面,可以从内陆运输出海,连接大海,而往西面北面,还有一大片的土地,那边直接就连接国境线,觉辛甘集团的不少地盘,还有建筑物,虽说比起这里来小了一些,但可都是土地啊,我们打下的是一片江山,并不仅仅是一个营地大本营而已。

难怪程澄澄会那么不留余力的愿意帮助我们,真如她们所说,程澄澄在看在我的份上出手相助,但她也是有她的算盘,这块地盘打下来,将会是程澄澄集团之下地理位置最好的一块地盘。

洋溢着奶香的出水芙蓉

程澄澄她可以在这里搞个贸易中心,中转站,港口,对外输出贸易,天然大仓库,营地,甚至弄一个城市,对她那么聪明的人来说,估计早都盘算好了怎么建设了吧。

见到黑明珠的时候,我紧紧抱住了她,她脸上写着高兴,写着胜利者的姿态,写着疲惫沧桑劳累。

她的眼睛都是红色,整个人经过几天不眠不休的鏖战,消瘦了不少。

她也抱着我,把头埋进我的肩膀处。

我把她抱了起来,抱进了她自己整的一间大房子里,把门一脚踢上关上。

她问我道:“你要干嘛。”

我说道:“你说我想干嘛。”

她说道:“还要给他们布置善后处理工作。”

我说道:“他们又不是傻,他们怎么不会做?”

她说道:“你放开我,你想干嘛。”

我亲上了她。

她开始还拒绝,一会儿后回应了我。

黑明珠问我道:“我被围攻时,你想什么。”

我说道:“你说呢。”

她说道:“我不想死,为了你,为了珍妮,我要活下去。”

我说道:“我也不想你死。”

她说道:“这一仗能赢,我都没想到。”

我说道:“是你指挥得当,领导打仗艺术高超,不愧是战术家,不愧是东叔的孙女。”

黑明珠叹气一下,说道:“好在没有被打死在这里,没有被歼,不然我就是死了,也没脸去见我爷爷。”

我说道:“其实谁也想不到对方设了个局中局让我们钻。”

她在我脸上咬了一下,疼得我也想咬她:“你敢咬我呢。”

她说道:“让你不听话,不听话,叫你走你不走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你死了,我陪你死就好。”

她说道:“孩子呢,报仇呢?大事要紧。”

我说道:“毛线大事,我只想你,其他的扔一边。”

她轻轻摇摇头:“那时我只想一枪打死你。”

我笑笑。

说着说着,黑明珠睡着了,她是太累了,我看着她闭着美目,睡着的样子,像极了小珍妮。

母女两一个模子印出来。

我也睡着了,几天没有好好睡过觉。

这一仗感觉很长很长,打得天昏地暗,尘嚣飞扬,打得我们都忘了时间的存在。

这一觉也很长很长,醒来时,已经是晚上。

我坐了起来,头晕晕的。

手机好多个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,身旁黑明珠不知去了哪儿。

我正要去找她,她推门进来,端着饭菜进来给我。

我说道:“哟,那么好啊。”

她微微笑,说道:“我也刚起来一会儿,来吧吃东西。”

她放下桌上,我们两一起吃东西。

两人一边吃着,一边聊天。

我看着手机,给贺兰婷等人回复消息,告诉她们我们没事了,彻底灭了对方军阀集团,现在在吃饭,一会儿给她们打电话。

黑明珠问我道:“觉得这间屋子是男还是女住的?”

我看了看这里,屋子不算很大,但是装修绝对豪华,我们闯过觉辛甘军阀的大本营,和他们交锋数次,但我们可从来没有进过他们所住的地方。

我说道:“上次我们打的好像不是这边。”

黑明珠说道:“我是问你另外的问题,这屋子是男是女住的。”

我说道:“这很重要吗?”

她说道:“重要。”

我说道:“是觉辛甘他弟弟的房间吧?”

她摇头。

我说道:“有什么提示吗。”

干嘛黑明珠一直问这个。

她说道:“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。”

我说道:“真的不知道。”

她说道:“你闻到什么香味?”

我闻了闻,说道:“我是没注意这个。好像是女孩子的香味,看看这四周摆设,还有一些玩具,应该是女孩子。哦,甘嘉瑜啊。”

她说道:“是。”

我说道:“哈哈,是甘嘉瑜嘛,我以为呢,那怎么了。”

黑明珠从一个抽屉中拿出了一本书,给我。

我问:“怎么。”

我翻开后,见是一本练字本,上边写满了我的名字。

我愣了许久。

我说道:“这个?拿我的名字来练字?”

张帆两个字,写满了整本书。

我笑了笑。

我说道:“看吧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有喜欢我的人的存在。”

黑明珠说道:“我有点想不通,她为什么会喜欢你。”

甘嘉瑜字迹娟秀,只是一撇一捺一横一竖落尾之间,带着凌厉的锋芒,尖锐无比。

仿佛她这人一样,看似永远温文尔雅,轻声软语,骨子里却有着异于常人的锋芒与戾气,柳智慧才懂这种人,她要的东西和我们永远不同。

有些人天生生来就不想好好过日子,他们要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生存价值。

例如甘嘉瑜,她必须要跟我们作对,灭掉我们,沉浸其中其乐无穷,等灭掉我们,她又会去找更强劲的对手,继续和新的对手斗争。

唉,想不通为什么世上还有这么无聊的人。

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我。我以前更加想不到,你说我对身边人好,身边人喜欢我,那很正常,但是我对她很不好,我甚至想要把她给灭掉,从这世上清除,但她却会喜欢我,这不是很奇怪吗。”

甘嘉瑜说道:“感情是这样,让你看透,那就不是感情了。”

吃过后,我出去外面抽了一支烟,见手下们正在加紧时间加固岗哨,堡垒,筑起新的更强的防线。

我问黑明珠,黑明珠说是为了以防万一,首先我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军力,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再请得动更强的人来对付我们,万一对方这次请来的是十几辆坦克,那我们不加强防线,根本是抵挡不住他们前进的脚步。

挖好的战壕,埋好的雷区,还有铁丝网防线,一道又一道,再也不怕他们的进攻,他们就是人再多也过不来,除非是大批的坦克,加上空中火力的支援,否则他们想要攻进来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我很满意。

黑明珠说西北方向还有一些营地,目前看来没有去收回的必要,等程澄澄的大军一到,到时候整备整齐,再去收回来。

我说随便吧,我们占着这块地方,已经很牛了。

黑明珠说西北那块营地也要攻下来,毕竟那边和边境线相连,水路也从那边下来,就地理位置来说,这边和那边不可或缺,一个东南营地,一个西北营地,东南靠海,是河道的出口,可做港口,西北营地是边境线,河道经过,大路直通内陆,甚至从某种方面来说,那边比这边还要重要。

我说先不要考虑太长远,我们目前先要撑到程澄澄的队伍来了再说。